谷堆,可知你的前世叫方古阜

时间:2018-06-10 17:29作者:点击:240 次

 

 

在原阳县,谷堆村算不得大村,却历史悠久。村在原阳县城东北约两公里处。据清乾隆九年《阳武县志》载,此村原名方古阜。西汉丞相、历算家张苍即葬于此地。

1.jpg

过去曾有任姓人家为之守墓。因是高岗,本地方言称之为谷堆,故得此村名。

 

1977年,在文物普查中,在此地发现了商代文化遗址,遂命名为谷堆遗址,



当时经考古专家邹衡先生初步鉴定为龙山文化遗存。此遗存呈不规则形状,东西长约一百一十米,南北宽约一百六十米,文化层部分裸露地表,有的地方深达两米。

1983年,北京大学曾组织部分考古专业师生到此地考古,并将一些陶片器物带回北京研究。

1985年11月,中国历史博物馆考古专家李先登先生又亲临考古。

在上世纪九十年代,我曾和朋友一起去过谷堆村。那时的谷堆村还是在土岗之上,岗高约十米上下,方圆约一华里,岗上荆棘丛生,榆树、槐树遍布其间,遮天蔽日,颇具古朴风韵,村人房舍散落岗上,一派原始迹象。

谷堆村何时开始称作方古阜,现在考究起来已很困难。但是,至少在明代之前即有此称。《诗经·小雅》中有句:“如山如阜,如冈如陵。”《说文》云:“阜,大陆也。山无石者,象形。”《广雅·释丘》云:“无石曰阜。”可见,谷堆村是因土山无石而被称作方古阜的。

 

谷堆村西张苍墓,有清代康熙年间阳武知县安如泰的一通碑刻,上书“汉丞相北平侯张公讳苍之墓”供人瞻仰,现为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。

4.jpg

 

在张苍墓南不远处,建有张苍纪念堂。纪念堂院子不大,颇具乡村庙宇的意味。纪念堂红漆大门已斑驳疏离,门前树木掩映,冬青、松柏和皂角树长满院落,给小院带来了些许生机。

 

如今的谷堆村已是楼房林立,早已没有了原始土岗的自然风貌,让人不禁感叹,现代文明已是无孔不入,使过往的遗迹逐渐消失殆尽,如果你再多愁善感,去寻找既往的乡愁,已经很难、很难!

5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