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阳修如何评价原阳人

时间:2018-06-10 16:03作者:点击:226 次

  重读欧阳修《尚书屯田员外郎张君墓表》看欧阳修如何评价原阳人张应之,为官一任恪尽职守,事父母孝,与朋友信。以下为译文。

    张君名叫谷,字应之,世代是开封尉氏人。曾祖父张节,祖父张遇,都没有做过官。父亲张炳,担任郑州原武县主簿,于是留在原武在那里安家。张君考中进士,做过河阳、河南的主簿,苏州观察推官,开封府士曹参军,升任著作郎,阳武知县,眉州通判,屡次升迁为屯田员外郎,又做阳武知县,因病辞官,死于家中,享年五十九岁。

微信图片_20180610160818.jpg

        张君为人刚强耿介,喜欢做学问,事奉父母孝顺,交朋友讲信用。他做官廉洁,每到一处都有能干的声誉。他在河南的时候,我做西京留守推官,与谢希深、尹师鲁同在一个府里当差。他所交往的,即使是其他的官吏门客,大多是年轻力壮纵横一时的贤材,而张君处在他们中间,年纪最轻,独被瘦弱所困扰,生肺病吐血已经有十多年。幸而他的病情稍有好转,(他)就也跟大家一起喝酒。大家怜惜他因而劝阻他,张君说:“我哪里是活得长的人啊?”即使在外人看来,张君也好像是活不长的人。后来,同府的人都星散离开了,希深、师鲁与当时年轻力壮纵横一时的人死了十分之八九,而张君还是像原来那样消瘦、吐血,二十年后才因病去世。张君虽然有病瘦弱,但兀自努力把事情做好,担任官吏,未曾荒废过做学问,这些大多被贤士大夫了解。于是可以推知,那些健康强壮的人不一定能仗着强健活得长久,而瘦弱的人不一定就不能活得长久,虽然他们去世得早晚与寿命长短相距很多,但是如果强健的人自己不努力,死后或许就会湮没无闻,而瘦弱的的人如果能够尽自己努力,那么就一定会被后人称道,张君大概就是这样的。

        张君曾经对儿子说:“我是快就要死的人了,在世上也不想获取什么,为什么还要在仕途奔走辛劳呢?然而,我常常为俸禄很少惠及双亲而伤心,如果我侥幸不死能够入朝为官,我希望能够得到追赠父母封号这样的恩宠来使我的双亲荣耀,然后回到原武的家里养病,(能实现这个愿望)我就满足了。”于是在原武多买田地兴建房子,为归老养病做准备。

        张君在河南、苏州做官的时候就多次被有名望的公卿推荐,于是升迁为著作局郎官,朝廷追封他的父亲为太子中允,追封他母亲宋氏为京兆县太君,于是张君就辞官回到原武,在德政乡张固村一块平地上修建墓穴,将要安葬他的双亲。请人占卜选在皇祐五年十一月某一天进行,就在快到这个日子的前四天,张君也去世了,于是就在这一天,将他随父母一起葬在原上。

        我与张君交往时间长,记得他往昔对我说的事情,哀叹他虽然贤能却很不幸,又赞赏他有志向、诚实而且事业有成。在他下葬时,来不及写墓志铭,于是就写了这个墓表。



原文:



尚书屯田员外郎张君墓表

欧阳修


  君讳谷,字应之,世为开封尉氏人。曾祖节,祖遇,皆不仕。父炳,为郑州原武县主簿,因留家焉。君举进士及第,为河阳、河南主簿,苏州观察推官,开封府士曹参军,迁著作佐郎,知阳武县,通判眉州,累迁屯田员外郎,复知阳武县,以疾致仕,卒于家,享年五十有九。

  君为人刚介好学问,事父母孝,与朋友信。其为吏洁廉,所至有能称。其在河南时,予为西京留守推官,与谢希深、尹师鲁同在一府。其所与游,虽他掾属宾客,多材贤少壮驰骋于一时,而君居其间,年尚少,独苦羸,病肺唾血者已十余年。幸其疾少间,辄亦从诸君饮酒。诸君爱而止之,君曰:“我岂久生者邪?”虽他人视君,亦若不能胜朝夕者。其后同府之人皆解去,而希深、师鲁与当时少壮驰骋者丧其十八九,而君癯然唾血如故,后二十年始以疾卒。君虽病羸,而力自为善,居官为吏,未尝废学问,多为贤士大夫所知。乃知夫康强者不可恃以久,而羸弱者未必不能生,虽其迟速长短相去几何,而强者不自勉,或死而泯灭于无闻,弱者能自力,则必有称于后世,君其是已。

  君尝谓子曰:“吾旦暮人耳,无所取于世也,尚何区区于仕哉?然吾常哀禄之及于亲者薄,若幸得不死而官登于朝,冀窃国家褒赠之宠以荣其亲,然后归病于原武之庐足矣!”乃益买田治室于原武以待。

  君自河南、苏州累为名公卿所荐,乃迁著作为郎官,赠其父太子中允,母宋氏京兆县太君,于是遂致仕归于原武,营其德政乡之张固村[注]原,将葬其亲。卜以皇祐五年十一月某日用事,前四日,君亦卒,遂以某日从葬于原上。

        予与君游久,记其昔所谓予者,且哀君之贤而不幸,又嘉君之志信而有成。于其葬也,不及铭,乃表于其墓。